spencer-min

鱼碰梦 梦变沫

© spencer-min | Powered by LOFTER

两个人巴心巴肝巴肺

想写点什么偏偏醉的头昏 要是还记得 明天一定来好好记住这些乱七八糟的心思

  在微博看见一个话题 说有一种情怀叫梁静茹 怎么说呢 也没有认真追过她 只是她的两首歌对我而言意义深刻 一首丝路 一首分手快乐
  前者源于初中 学校组织去体育馆看篮球赛 他塞过来的耳机 让我头一次听到这首歌 时光荏苒 我其实已经记不清具体的过程 只如今想起来 好像有一个人在明明那样闷热吵闹的场馆里 让我觉得有清风拂过 有一双期待又干净的眼睛我至今忘不掉
  后者来自曾经最亲密无间的闺蜜 见证高中时间她和她男友的分分合合 我一次次拉她离开那个在我看来完全配不上她的人 那些伤害她的事 在她最狼狈的时候陪她在深夜的路边徘徊 她想让我学 然后听我唱这首歌给她 可是直到...

上星期梦见一个人两次 可惜都是噩梦 听说有曾经打探 其实不如完全隔绝 我一直做的很好 就这么保持也无不可 心有不甘的时候就像最近的睡眠一样越来越少 但是白天依旧精神 除了被黑眼圈出卖 都说人老了才会觉少 想想也可笑 我都没有用心去改善过 上周末有出门散心 和朋友在冷饮店彻谈 让她们也惊诧我到底有多心狠 我不过是不想把负面情绪传染给其他人 何况 这是只属于我的经历 明明容易被别人的经历触动而哭 一旦涉及自己就会尽全力克制 算是我不合时宜的骄傲 习惯再糟也不想丢掉 我已然失去太多棱角 能留下一个 再不好也好

  遥控器调来调去最后还是又看了一遍失恋33天 这次注意到片尾的采访 仔细回忆 我都忘了分手是去年十月还是十一月 更不用说记得具体哪一天 这是不是说明 我现在过得很好 但就像一个朋友说的 朋友圈里的生活都是骗人的 所以 照片里我的状态又是不是真的 再次开始迷茫 不知道可以或者应该做什么 上周三就在办公室里面一个人发呆了一下午 这样的日子真的太可怕了 担心一晃眼就这么老了 而自己依旧无所事事 好闺蜜一冲动辞职要去尼泊尔支教 其实很佩服她 因为我从来没试过让自己无路可退 所以 我有机会柳暗花明的可能性不能更低 说话颠三倒四 所以说不清楚 没办法让人理解 明明想要做活火山 却憋屈成死火山...

居然找回这个号 看看以前写的东西真是满满的负能量 要回成都了 开心脸如图

柠檬草的味道

  看电视里音乐一响群演就开哭 默默把这种事情归在神经病

结果听柠檬草的味道一半 不知道在想谁 果然 下雨天和夜哭更配

最近可劲看书准备考证 到底一个证能把人逼到什么份上我太想看 朋友说从来没想到我能这么用功 有征服欲就是产生动力 成都雨季终于开始了 夜夜下 日日晴 所以 夜晚越来越招人喜欢 越来越舍不得睡觉 又一天 欢迎

没有题目

不算彻底看开 但是已经不因为别人生气郁闷的感觉实在太舒心 其实哪有那么多有所谓

话当年

今天和朋友谈起当年 惊觉原来很久没有想起那一个人
他打从一开始 就性格温润地呆在我周围 仔细关心我的生活 却不言不语 有时甚至不被发觉 可能 就是因了这个 两个人间 始终少一步
如今的记忆 只在 一通他受重伤后打来的电话 一把我至今在用 十七岁生日时他送的梳子 一顿我第一次给异性买的晚饭 一回在他身后拽住的衣角与回头 一次决绝前的对话 一条再也没有收过的生日短信和礼物 以及 一场 差一点成了的早恋
如今基本无联系 可惜 没有如果

假如我开始失望

不同的人对爱有不同需求和期许
用自身的理解去喜欢一个人 但是不知道是否用对方法 这是一种可悲的盲目
我期待的是什么我其实不知道
但是我知道什么时候不合适
这就是一种矛盾
因为开始了才明白应该结束 可是 该怎么结束是棘手的问题
谁都知道要学会取舍
谁不知道做到很难
谁都不知道原来那么难

泪点

最近一部新剧 结局大概猜到 但还是想知道确切 为此去看原著 居然看不到一半就哭了 男演员几年来一直不多不少在关注 自己其实不是追星的人 却从他的第一次出境记住至今 可能觉得自小喜欢的异性就该是那样 做菜 旅行 工作 自有一个气场在 所以新剧角色个人认为很适合他 月朗风清的样子 即便 付出但不得 曾经也有这样一个人 所以 知道 如果总是不开口 即便是爱 也会散 等到后悔 再也难寻 也莫要再循
白头吟里 皑如山上雪 皎若云间月 闻君有两意 故来相决绝

鱼又想吐槽

有些人就是给脸不要脸 还非觉得自己理所应当

白天

成都昨天晴朗 今天阴雨 一如心情
最近失眠 白天却精力充沛 这种活力略不正常
很久没有在白天发过文字 实在无心上课
国庆没有地方去 预计是自己去看各种展览了 也很好
大四计划之一是去新疆看沙漠草原 冰山花海
想要出去走走的心与想要安定一隅的心时时纠缠
其实二者并无冲撞 不过是二者此刻皆不可得的不甘
最近实际上应该夸奖自己 有很多内心的不快心情都在自我消化 并转为正面

冒泡六

看one的时候看到一个问题 觉得恋人与你之间心动瞬间 看到那些回答觉得很可爱 自己也想了一下 应该是 我说想吃什么的时候他就给我做的样子 结果吃不完他就默默接过去继续吃的傻相

当鱼在成都

睡在不属于家乡的地方 会在夜晚一个人听很多与家乡有关的歌 在走出高原之前 也许鱼从来没有想过原来生活在彩云之南的它早就已经在生命里印下民族的辨认符号 即便已经不再孰知那些语言和习俗 但是 这是血缘里的属性 会在适合的时候 隐隐在心里燃起别样的爱

关于一部电影

一对罹患癌症的男女 一个因书结缘的故事 还没有看到结局 但是 已经脑补幻想很多结尾 我想 因为死亡被遗忘再正常不过 可是就像那本书没有其他人结局 原因可能仅仅是 其他人的生活还在继续 而因为这样 充满了无限希望

两条鱼的处事小感二

自己没有对别人付出过的也不要指望从别人那得到 即便自己给过 别人不领情也不关他(她)的事 是你放不下的问题

两条鱼的处事小感

硬逼着和脾气不相投的人相处 有心的那个总是更辛苦

冒泡五

这一段时间以来真的是知道心疼除了自己以外的人了 特别是爸爸妈妈
以前从来不会这样爱护关注他们的一举一动 也不会凭生出如此这般不想分开的情感
曾经 去上学是开心的事 离了爸妈 没有人念叨 每月还有生活费花 不够就打电话撒娇 到手的总会比张口要的多 就这样也没有想过省下来一点 少要一点
之前 回家也不会多陪爸妈 哪有朋友约就疯到哪 不理会出门前妈妈说的回家时间 深更半夜不管几点回到家 灯都是亮的 爸爸就算困到四仰八叉睡在沙发上也一定要留灯等到我 不论骂几句 最后都是 不晓得回家 快点睡觉
以往 要我陪他们出去哪哪 回答都是 不要 我要看电视 饭来张口 也不知道放假回来帮着做事 被数落了还...

冒泡四

 三点多睡 八点多起 懒人却有一个自然醒的时钟

 我真的是过于冷静理智的人吗

  放假了天天呆在家 默默地有点想你们 想再一起去旅行 重庆的图你们一直不修不发 只能靠我这个外行就这么随便乱发了 唉= =

冒泡3

  微博话题榜上有一个新的热门 就是 喜欢和爱的区别

  其中一篇帖说到了电影《one day》里的台词 "I love you. Dexter. So much.I just don't like you anymore."

  我想 应该可以用之前一本书里面对喜欢这个词的解释来说明

  因喜而欢 就是因为喜欢一个人而自己感到欢喜 较之于爱 压在友字之上 少了那种喜悦的心情 

所以 喜欢...

冒泡2

  听着let it rain ,外面也的确在下雨

  考试差不多要结束了 但是实习还在各种拖后腿 居然还有翻译作业

  最近不止听一个人说起来毕业以后的事  比起期待几乎都带着恐惧

  人总是容易对未知的事物抱有害怕的心 其实 都是因为没有准备好吧

  习惯了有人告诉你该做什么事 习惯了早就被各种外在力量决定好的人生轨迹 当走完以后 真正到你决定要如何选择的时候 深深发现 其实...

鱼小姐要冒个泡

  难得大雨 今年不知道怎么回事 成都雨季特别晚 估计砖家说的厄尔尼诺今年真的要发生 老喜欢下雨了 听着雨声睡觉怎么都开心 回家还有两周  明天下午 正确来说是今天下午 就要开始第一科考试 我要加油!

  药箱里面多了好几种药 坐着看电视的时候他们偶然说起哪有点不舒服

 为什么感觉自拍效果还比较好 我一定是越长越残

  并不是传统意义的毕业 但是今晚 算是彻底与两年的学生会撇清关系了 虽然并没有感情多深厚 可是 这的确 意味着大学四年已经过去两年 而我 也不再有机会 这样度过轻松快乐的两年 以后 只会越来越 接近于“混社会”了吧

遇到一个好人

“如果你遇到一个好人

  记得要让他好好爱

  我会把所有的悲伤掩埋

  不会让你看出来”

  这首歌要长长久久一个人在夜里寂静的听 才会感觉到 特别悲哀 现在的这个状态是什么意义呢 明明晚上吃完散伙饭的时候 都一直很开心 不知道是因为终于摆脱纠缠两年的学生会 或者是惊觉这些共事两年的人里面有很多自己一直以来原来没有认真对待 细细了解 如今却觉得珍惜 还是久违的喝到了雪花啤酒 想起了故乡的朋友们 ...

有时候 在特殊的时间看到照片里的自己 就会忍不住和从前做比较 我想 我每次都是在期待自己变好 过着想要的生活 说想说的话 但是更多的时候 我发觉自己要么依旧原封不动 要么越来越不喜欢自己

玩到想死也过不了

冷暖自知